香港导演陈木胜病逝享年58岁执导《扫毒》《宝贝计划》等众多经典作品

时光网讯 港媒报道,香港导演陈木胜今早不幸因鼻咽癌离世,终年58岁。

陈木胜导演的最后一部作品是由甄子丹和谢霆锋主演的《怒火》,影片于去年底已杀青。他于拍摄电影期间已感身体不适,之后去做了检查,不幸验出已患上鼻咽癌末期,到拍摄完成已无能力做后期,需交由他人继续工作。

2020上半年,伊利新增经销商444家,达到12790家,由此可见伊利正在加大渠道下沉。

自1996年3月上市以来,营业收入从3.55亿元上升至902.23亿元,翻了250倍;净利润从0.33亿元上升至69.51亿元,翻了211倍。

最近两年,各类创新型消费品牌崛起,新兴势力也开始挑战伊利的“防线”。

亿欧初步统计了高赞前五的回答,共涉及19个省级地区,33个地方牛奶品牌,伊利蒙牛被排除在外。不少消费者反应,从小就喝地方品牌,“味道好”、“品质高”,是被提到频率最高的两个词。

据Foodaily统计数据,认养一头牛自2018年7月上线天猫平台以来,2018年下半年实现销售额713.5万元,到2019年全年,销售额就快速增长到2.59亿元。

来自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和超市的消费者,对伊利的态度为何出现了如此鲜明的反差?

这三款进口牛奶每200ml的价格在3~4元,每盒比同等规格的伊利牛奶平均贵1元。

进口牛奶平价优质,越来越受到国内消费者的喜爱。有消费者表示,“没有国产纯牛奶那么难喝,日期也很新”。

而除了两大寡头之外,包括新希望、三全食品在内的各种对手,都看到了这个市场良好的利润水平,投入布局。

2016年11月,“认养一头牛”诞生于浙江杭州,由上海光明乳业代工,产地在山东德州。依托当地电商优势,认养一头牛抓住了消费者最关注的品质与安全,提出“放心奶”的口号,通过打造概念与包装产品,借助KOL进行社群营销,在天猫乳制品旗舰店中稳居前列。

亿欧推测,2020年至今,认养一头牛销量超过610万单,实现销售额5.4亿元,好评率超过99%。虽然相比伊利的收入还只是个零头,但细分市场的高速增长已无法被忽视。

成立之初,蒙牛就是在对标伊利,曾连续四年蝉联中国乳业冠军,成为伊利最为忌惮的对手。有伊利的地方就有蒙牛,就像可口可乐旁边总站着百事可乐一样。

即便如此,市值的变化仍然不足以表现出伊利的强势:在海外进口牛奶的冲击和国内地方品牌的蚕食之下,伊利仍然表现出了超然的市场地位。

风光之日,也是衰落之时,单点成功,很容易被竞争对手狙杀。

亿欧在天猫输入“牛奶”进行搜索,综合排名前60款牛奶,进口牛奶占据11席,集中在澳洲德运、德国德亚与新西兰安佳三个品牌,合计月销量超过10万单。如果仅从销量上看,几乎不对伊利构成任何威胁。

伊利, A股出了名的大白马。

金典纯牛奶的蛋白质含量虽然能达到3.6g,但是每200ml的价格达4元,已经比大多数同等规格的进口牛奶要贵。

蒙牛、地方奶企、新兴品牌和进口牛奶,都在虎视眈眈地窥视着伊利利润。如同巴菲特所说的,护城河内的城堡中有无数的财宝,但城主必须全力去守卫它。

关于皇马的防守,Roberto Gomez夸赞说:“瓦拉内在后防线相当突出。在与曼城比赛中丢掉的那份名声,如今他已经挽回了。”

通过持续、高强度的广告输出,使得伊利品牌逐渐深入人心。据凯度调研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伊利常温液态奶的市场渗透率为84.2%,市场下沉效应显著。

渠道能力方面,上市24年,伊利投入1600亿元的销售费用,仅在2020年上半年,这项费用就高达113.18亿元,主要用于广告营销。

到2019年,安慕希销售额突破200亿元,但2016年开始,光明乳业就没有再单列莫斯利安的销售情况。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乳制品企业主营业务收入3947亿元,其中伊利+蒙牛占了1690亿元,剩下的2257亿元,足够诞生数个伊利强有力的潜在竞争者。

以互联网技术为依托,催生了以三只松鼠、良品铺子为代表的电商零食品牌,甚至出现了“认养一头牛”这样的电商牛奶品牌,这是伊利很少遇到的对手。

亿欧实地走访了多家商超,货架上,伊利蒙牛平分秋色,每一款伊利产品几乎都能在蒙牛中找到对应,彼此间的产品差异不断在缩小,这意味着伊利至今都没有完全甩开蒙牛。

2019年12月底,伊利服务的乡镇村网点103.9万家,平均每个乡镇村单位拥有伊利网点1.4个,这个数字还在以每年近10%的增速上升;

复制能力方面,伊利更是几乎堵死了友商的创新空间。

陈木胜身后留下妻子和3名子女,悲伤之情仍未平复。

2014年,光明乳业仅凭借莫斯利安这一个爆款单品,就实现营业收入59.6亿元,贡献了近三成营收。

蒙牛几乎走着和伊利同样的道路:伊利有金典、安慕希、优酸乳、QQ星,蒙牛有特仑苏、纯甄、酸酸乳、未来星;蒙牛同样热衷砸钱做营销,2020H1销售费用115亿元,比伊利还多出2亿元。

消费者更注重牛奶的新鲜度与营养成分,一度被替代的低温奶重返舞台。

陈木胜1997年后全身投入电影圈,代表作包括《我是谁》(1998)、《特警新人类》(1999)、《双雄》(2003)、《新警察故事》(2004)、《三岔口》(2005)、《宝贝计划》(2006)、《保持通话》(2008)、《扫毒》(2013)等。

伊利主打的常温奶虽然解决了市场上乳制品“从无到有”的需求,通过长途运输和长期贮存,可以让更多人喝到牛奶,但随着消费升级,市场早已迈入了“从有到优”的时代。

这些地方奶企依赖本土优势,更容易打造出本地消费者偏好的牛奶。北京三元、上海光明、四川新希望、河南花花牛、陕西银桥等,拥有庞大的忠实消费者群体,他们会在社交媒体和论坛上,自发地分享本土品牌和伊利的测评。

如果涌现出越来越多这样的电商牛奶品牌,情况将会怎样?其实,伊利不仅要应对国内乳企的挑战,还要警惕进口牛奶的渗透。

伊利紧随其后,2013年顺势推出安慕希。2015年,当光明乳业的增长引擎莫斯利安遭遇瓶颈,营收同比下滑1.44%时,安慕希同比增长460%。

除了早期“酸酸乳”等例子,最典型的就是2009年常温酸奶的竞争。当年,光明乳业首创中国常温酸奶品牌莫斯利安,口感比普通酸奶好喝,保质期也较传统酸奶要长,很快赢得市场青睐。

从伊利的细分市场来看,2019年,华北、华南优势市场实现营业收入分别是265.41、237.22亿元,同比增长11.28%、11.51%,其他地区392.45亿元,同比增长16.82%,说明伊利深耕三四五线城市渠道依旧有较强的成长空间。

在知乎“什么牌子的牛奶比较好喝?”问题下,有921个回答,被浏览621万次。

亿欧认为,驱动伊利业绩长期增长的因素,主要在于“渠道+产品”能力。

然而在业绩、市值突飞猛进的同时,在消费者层面,伊利的口碑却出现了明显的分化,开始有不少消费者对伊利产品产生怀疑。“奶太淡”、“蛋白低”的声音变高了。

陈木胜1961年10月7日生于香港,是电影监制、电影导演、电视台编剧。1982年当上杜琪峯的助理编导,1990年电影《天若有情》是他导演的首部电影。

这时,地方品牌的优势开始凸显。因为低温奶的保质期非常短,长途运输需要完善的物流和冷链技术,成本较高,一般奶企会选择就近建厂。

但是这三款进口牛奶每100ml的蛋白质含量在3.3~3.6g,而伊利普通纯牛奶的蛋白质含量为3.0~3.2g,这成为了很多消费者购买进口奶的重要原因。

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对于伊利是分水岭,其他地区贡献的营业收入增速首次超过华北、华南地区,平均高于整体增速4个百分点。

作为消费者,在选择牛奶时候的考虑因素,也逐渐出现变化。

如果你在伊利上市当天,花900元买入一手股票,现在它的价值是30万元。

在这里,伊利被“视而不见”,很难打进消费者的内心。

事实正是如此。伊利正面临四面楚歌的境遇:“宿敌”蒙牛的缠斗,地方品牌的割据,新兴品牌的冲击,以及进口牛奶的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