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替补席生闷气到收获亚冠首球!爱拼的杨立瑜运气不会差

今晚,广州恒大让最低消费重返天体,在郜林、保利尼奥、塔利斯卡等老将在主场球迷面前大放异彩的背景下,年轻的杨立瑜没有放过成为红色海洋欢呼对象的机会,在不留余力的奔跑拼出一粒进球,为广州恒大锁定胜局,同时也回报了卡纳瓦罗的重视和信任。

其二,历史题材的采纳势必要考虑时代隔阂,一个时代再衰落再辉煌都终将成为过去,当代人试图理解过去,就要设置一种类同的情景。《红色》在这点上做得尤其好,一家人坐在圆桌上吃饭的场景在剧中出现了无数次,小胡同里邻居间的调侃,鸡毛蒜皮的小纠缠,都告诉我们,这是真实的生活,不是英雄主义的夸大和吹嘘。

比赛开始后,塔利斯卡先是任意球中门框,随后连续3分钟内,完成梅开二度,帮助恒大在开场不到10分钟,就完成了2球领先。在比赛第41分钟,在墨尔本连续两次角球机会之后,广州恒大快速的反击,塔利斯卡得球后分给了保利尼奥,后者衔枚疾走的同时,右侧的杨立瑜正拼尽全力大步流星向前奔驰,在澳大利亚高大后卫缓慢的回撤速度衬托下,杨立瑜化身赤兔,最终在禁区内小角度一脚低射,皮球从门将臂下钻入球网。这球能突破门将十指关确实有些幸运,只能说爱拼的人运气不会差。

《爱国者》的设计初衷是要描绘抗战时期的爱国者群像,因此,从地下工作、伪装潜伏、游击战,出现的人物不计其数,基调高,场面大,但是反响并不强烈。原因不难找,其一是因为“群像”本就容易笼统,如何表现一群人的特点,还是归结到典型人物的设置,而典型人物容易脸谱化,《爱国者》就犯了这个毛病。宋烟桥这个人物,心思缜密,有勇有谋,设计策略从未出错,领导力极强,能够抓住不同人的心理,具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和牺牲精神,从不消极。试问这样的人,难道不是神吗?希腊神话里的天神,即便能够呼风唤雨也同样充满了凡人的缺点,因此会有人信奉他们,而抗日剧里塑造的这群“神”,除了让人大呼过瘾,并不能成为信仰,因为他们与自己并没有共同之处,难以产生共鸣。

历史不可改写,因此如何表现就成为了当下抗战题材影视剧的重大问题。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神经比较敏感,一不当心就会踩雷,因此“夸张”成了很多作品的强心剂。我们继续针对抗日神剧批判已经不甚需要,换个视角,看一些优秀的抗日剧如何叙事,也许给予我们的方向会更清晰,《红色》能当此任。

相比而言,《红色》的人物性格和情节就显得非常平稳含蓄。主要角色是30年代孤岛上海法租界里一个小胡同周边的居民:徐天(男主角)和他的的母亲,以及三个邻居。人物类型大体分三类,每一类都是时代特点的一个隐喻。徐天和田丹(女主角)是求安;铁林(巡捕,徐天的兄弟)是讲义;金哥(地痞)是谋利。在30年代的上海,国共日混杂一片,平民百姓如何讨生活:有的人靠默默无闻安稳度日,看得清局势但是绝不掺和,是时代下大多数平民希望的状态,像徐天;有的人旁门左道,时局的混乱是自己生财的大道,唯利是图,像金哥;铁林则是生不逢时的理想家,讲道义公平,典型出头鸟。他们的关系错综复杂,一桩桩一件件其实都可以不纠缠,但是又纠缠得又十分紧密。

揭开抗日剧的面具,实质上是国人对待历史真实的态度,这本身也是一个长久的难题。当下我们越来越提倡反思,反思自身反思历史,反思能带来改变。

今年,杨立瑜跟随国奥集训参加此前结束的奥运会预选赛,热身赛里他就展现良好的状态屡屡建功,在与老挝的正式比赛里也完成了梅开二度。回到俱乐部后,他依然是卡帅眼里的潜力股,三场比赛场场首发,今日终于盼来了亚冠首球,开启了职业生涯的一个新里程碑。

徐天的性格从一开始就是胆小,想要避免斗争,过平静的生活,所以当日本人欺负到他家里,他也依旧是一副懦弱的态度,即便他完全有反抗的头脑和能力。直到自己的家人有生命危险,他内心的热火才慢慢释放出来。而即便是最后在日本宪兵司令部的斗智斗勇,也精彩却独立到让人联想不到抗日剧应有的大场面。

作为球队U23球员的关键一员,经历了赛季前半程不尽如人意的表现后,杨立瑜付出终于有了回报。18赛季第17轮,杨立瑜终于等来里程碑一刻,他打入加盟广州恒大后的首粒进球,进球后与卡纳瓦罗相拥,画面着实有些动人。

徐天和田丹的爱情是整部剧的线索,一点点的细节都被编剧写得很漂亮,因此总会有看爱情片的错觉。在一个战争年代,被特务时常跟踪为难,难以想象怎么样像小孩子一样细细地去谈一场恋爱;徐天早年的留学经历造就的本领注定他不是个平凡人,他何以安宁地在菜场做个会计……贯穿出现的日本人,算角色的仅有两个,如果没有这两个人,这就是上海的时代剧。三十年代的上海孤岛,人物活动的小胡同也是孤岛,听不见炮火纷飞,看不见血流成河,他们与外界的联系只是报纸上的消息,而这个消息又有着明显的距离感。

每天的生活细碎无比,裁剪衣服、理发、听评弹,徐天频频被日被人叫走,也抱怨着“我要回家做饭的。”但是细节到这种程度的描摹,琐碎到让我们心里发毛的缓慢叙说,也一丝一毫没有脱离时代的捆绑。徐天为了家人和日本人斗争,田丹为了复仇而冒险,金哥从街头混混成为青帮头目最后死去,铁林丢掉工作……所有人的悲剧都是时代造成的,没有英雄主义,只有真正的时代中平民的生活悲剧。

《红色》在以往的抗日剧里绝对算得上精良,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舍弃了大场面,改以“小人物”作为主角。故事的发生集中在法租界内,情节的围绕跑不开小胡同和巡捕房。可以说,角色的设置十分有限,因为活动环境也十分有限,但恰恰是如此明显的有限,却比大场面叙事展现了更多东西。

当然,徐天形象的设定还是存在一些非常之处,比如超长的推断力,手脚功夫也一流,但是在人物性格的适当压制下,这一点“神技”就显得无可厚非。

《红色》的设计的有心之处还有很多,他的旁白也很恰当,适时补充情节,丰满角色的内心,使得剧情不会有明显的断层,也恰当设置了伏笔。

唯独没有受到新年轻同僚干扰的,是备受卡纳瓦罗青睐的杨立瑜。杨立瑜是97年龄段国字号的重要球员,和队友张玉宁、林良铭、胡靖航被国内足坛称为四小天鹅。在欧洲闯荡回来之后,杨立瑜17年加盟了天津泰达,得益于U23政策,杨立瑜首发了26场中超比赛,一共出场1151分钟,场均出场44.2分钟,打入了2个进球并送上2个助攻。但依稀记得在一场联赛中,泰达开场不到8分钟就用胡人天换下了杨立瑜,这虽然是U23政策初期的常规操作,但走下场的杨立瑜显然不接受这样的换人,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表现自己,就被否定了。在替补席上生闷气的他成为U23球员在政策下只能搏得几分钟亮相时间的真实心理写照。

今年冬窗,恒大为了应对核心架构老化问题,接连引入韦世豪、张修维、何超、高准翼、刘奕鸣5位年轻国脚作为培养对象,加速球队新老交替。为了更有效且更快地锻炼他们,恒大不惜自废一指公布双外援队内政策,同时将球队老臣放入板凳席甚。而阵中原有的不少年轻球员譬如唐诗、徐新、钟义浩等人本来就不多的空间被极度压缩,被里皮一手提拔的廖力生甚至租借去了天津天海。

从卡纳瓦罗的用人思路看,杨立瑜将一步步接过于汉超、郜林等老大哥身上的担子,成长为能够在大赛中独当一面的人物,届时的要求不再是锦上添花,而是要攻坚克难,成为关键人物。

翌年,杨立瑜负气南下加盟广州恒大,在这支班霸球队中迎接新挑战。首个赛季,杨立瑜虽然只出场了18场联赛,时间只有523分钟,不及在泰达的一半。但是在卡纳瓦罗手下,杨立瑜似乎懂得了积淀的重要性,而卡帅似乎也坚信这颗金子总会发光。为了提升杨立瑜的信心,卡纳瓦罗将他带到发布会现场,并多次表达希望球迷对杨立瑜宽容,给予其进步的时间。

在《爱国者》中,故事一开始就是以一场刺杀开始的,以感官刺激强烈的情节吸引人眼球。前十集的内容里,宋烟桥(男主角,地下党员)伪装进入监狱营救同志,期间与监狱里各色人等形成的复杂社会关系纠缠,监狱外舒捷(女主角,地下党员)在东北军和日本人之间周旋,之后被营救者叛变等情节,可谓丰富精彩,没有半点拖沓。然而之后的剧情让人匪夷所思:宋烟桥继承了死去斗士的遗志,以此人的身份开始和日本人斗争。一个地下工作极其谨慎依靠谋略的人,开始以一腔热血去联合各个山寨打游击。语言风格也变化极大,本来谨言慎行,现在话语量翻番,开口就是口号式鼓舞,最重要的是一律铿锵有力没有起伏。到最后雪地的情节,原始陷阱、以一当十,人物设定彻底神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