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恋模拟器”《LaterDaters》上架Steam退休社区的老年爱情

一款名为《Later Daters》的休闲模拟游戏现已上架Steam商店,并公布了游戏预告。本作计划在2020年4月16日发售,并登陆PC/NS平台,游戏暂不支持中文。

1 2 3 4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据国资委新闻中心消息,中国生物已完成对部分康复者血浆的采集工作,开展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和特免球蛋白的制备。经过严格的血液生物安全性检测,病毒灭活,抗病毒活性检测等,已成功制备出用于临床治疗的特免血浆。

昨日下午2点,继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前一晚呼吁新冠肺炎康复患者捐献血浆后,金银潭医院迎来首位捐献者。

捐献血浆是否会影响身体健康?

吴晓说,血浆捐献量只占身体很少一部分,康复者捐献血浆几乎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我们也会密切观察捐献者后续的健康情况。”

今年37岁的刘倩(化名)昨日下午骑着单车赶到金银潭医院,希望能为自己确诊了新冠肺炎的父亲捐献血浆。刘倩此前也曾确诊新冠肺炎,不久前刚从金银潭医院治愈出院。但她的父亲病情一度危重,“医生已经尽了全部力量,商讨过各种方案,把有可能用的药都用过了,但我爸的病情还是没有明显好转,目前感染还是比较严重。”直到13日晚,刘倩从新闻上看到康复者特异血浆临床治疗有效的新闻后,决定用自己的血浆帮父亲挺过难关。

理论上可行,但确认疗法有效为时尚早

中国生物表示,已有的针对其他突发性传染性疾病的临床经验表明,恢复期血浆使用时,首次剂量为200ml,4小时内输注完成。然后根据患者临床症状改善情况,可于次日或间隔24至48小时再次输注200ml,最大输注剂量为500-600ml(总剂量)。针对儿童患者,可按5ml/kg输注,时间间隔如上,最多输注次数不超过3次。每个患者的最佳使用剂量和疗程应根据其具体病情由医生而定。

何为特异性抗体?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免疫学系教授、中国免疫学会副理事长黄波称,病毒颗粒感染机体后,体内可产生针对病毒蛋白质的多种不同的抗体。新型冠状病毒表面是一层包膜,针对包膜里面的病毒蛋白质,抗体无法接触到,因此没有抗病毒的作用。只有识别病毒颗粒表面蛋白质的抗体,才可能有抗病毒作用,这些抗体选择性地与病毒结合,而不与机体正常组织结合,这就是所谓的“特异性”。

新京报讯 至今仍未有特效药的新冠肺炎,或将迎来新的治疗手段——血浆治疗。据国资委新闻中心官微消息,中国生物已制备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用康复者特异血浆临床治疗多例危重病人,治疗效果显著。针对这种新疗法的原理、合理性、以往应用范围等问题,新京报记者连线多位临床医学专家、合理用药专家及业内人士。专家表示,该疗法原理上可行,值得探索,但此时告诉大众这是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还为时太早。

康复者体内特异性抗体有可能杀灭病毒

延伸阅读 全国昨日新增确诊病例12例:本土4例 境外输入8例 两名中国留学生在墨尔本遭殴打 墨尔本市长谴责 身边有无症状感染者该如何应对?专家解答来了

专家呼吁康复患者捐献血浆

中国生物研发相关负责人表示,新冠病毒特免血浆的采集、制备和系列检测过程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制备工艺成熟,所需时间短。

上海将对一例患者进行血浆治疗

在病毒或细菌等病原感染人体后,人体的免疫系统就会产生相应的物质来抵抗这些病原,即抗体。专家称,从临床病理发生过程看,大部分新冠肺炎患者经过治疗康复后,身体内会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有可能杀灭和清除病毒。目前,在缺乏疫苗和特效治疗药物的前提下,采用特免血浆制品治疗新冠病毒感染值得一试。

根据国际同类装置的调试运行经验,中国散裂中子源在可行性研究报告中承诺项目验收之后3年内(即到2021年8月)束流功率达到100千瓦设计指标。由于加速器快速高效的调试工作,中国散裂中子源这次达到设计指标的时间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年半。

中国生物已制备新冠病毒特免血浆制品,用康复者特异血浆治疗11例危重病人,治疗效果显著。血浆治疗备受关注。专家表示,该疗法原理上可行,值得探索,但此时告诉大众这是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还为时太早。

“询问的人很多,但真正能捐献的很少。”其中一位联系人告诉记者,其中部分来电者是外地人,询问能否捐献;部分武汉当地的痊愈者并不符合要求,有些提供不了出院证明。

制备工艺成熟,具有良好的安全性

捐献联系人电话被“打爆”

中科院高能所表示,中国散裂中子源打靶束流功率提前达到100千瓦设计指标并稳定运行,这为即将开始的中国散裂中子源二期工程的设计工作积累宝贵经验,也为二期工程建设打下坚实基础。

1月31日上午,科技部下发了《关于请协助采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康复者血液样本的函》。此前,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缺乏疫苗和特效药的前提下,康复患者的血浆是临床特异性治疗最可及的资源。她呼吁从立法层面要求康复者在知情同意、符合伦理、身体情况允许的前提下捐献宝贵的血浆,用于他人的急救。

此外,记者从上海市卫健委获悉,上海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治愈出院病例累计90例,其中6个人愿意捐献血浆帮助治疗及研究。

国务院国资委提供了3个爱心捐献联系人手机号码,呼吁康复病人积极献血。昨日,新京报记者尝试拨打电话,发现基本处于占线状态,中国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官方微博称,献血信息发布后,热线已经被“打爆”。

中国散裂中子源项目建于广东东莞,总投资约23亿元人民币,由中国科学院和广东省政府共同建设。其观测对象尺度能达到分子和原子层级,目前各种高精尖设备包括一台直线加速器、一台快循环同步加速器、一个靶站,以及一期三台供科学实验用的中子散射谱仪。

贴文一出让大批网友羡慕,但有人劝他千万不要离职,“不然人生漫漫,没有目标或任何成就感也会腻”。(中国台湾网 李宁)

恢复期血浆治疗是否安全?

一名毕业于台湾大学的兽医在Dcard(台湾匿名交流平台)上发文,他表示,今年26岁,当兽医快两年,年薪加上年终奖大概是50万(新台币,下同)。在去年12月某天,他被父母告知,他们7年前从爷爷那继承了一笔将近2亿的遗产,由于他的父母有退休金,用不到这笔钱,所以打算逐步交给他。

这是浙江省推进经济社会秩序全面恢复的重大决策部署,是确保“两手硬、两战赢”,力争把疫情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限度的重要工作举措。为顺利开好会议,确保疫情防控万无一失,浙江省切实加强组织领导,在依法依章全面履行各项程序的前提下,着力优化会议安排,探索视频会议、分会场等形式减少聚集。同时,制定疫情防控工作指引,健全相关闭环管理机制,进一步严肃会风会纪,确保各地“两会”圆满召开。

“SARS期间一位医生曾感染,就是通过这种方法治愈的,但这并不等同于这种方法值得推荐。”一名业内人士也表示,这种疗法之所以用于重症患者,就是因为我们通常将这种治疗方法视为没有办法的办法,是对重症患者的一种尝试,普通患者并不需要和建议使用。

宣武医院血液科主任苏力认为,用新冠病毒肺炎康复者的血浆制备治疗性新冠特免血浆制品,用于新冠肺炎患者的治疗,理论上可行。

血浆疗法能治疗新冠肺炎吗?

血浆捐献者想帮父亲挺过难关

中国生物和武汉血液中心发布“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倡议书”,称康复者可到湖北省人民医院爱心献血屋(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捐献点)(武汉市武昌区解放路234号)捐献血浆。

据了解,中国散裂中子源2018年8月下旬通过国家验收,9月底正式对中外用户开放。其运行束流功率2018年9月为20千瓦,2019年1月提高到50千瓦,10月提高到80千瓦,2020年2月底达到100千瓦设计指标。在稳步提高束流功率的同时,中国散裂中子源还超额完成2019年用户开放运行任务,全年计划提供用户机时3600小时,实际完成4576小时,加速器供束效率达到92.6%。(完)

一位分子生物学专家称,在SARS时期,康复者血浆曾用于危重患者治疗。使用前,捐献者的血浆要经过病原学筛查,例如艾滋病、肝炎等,同时要进行血型匹配。

首期在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开展了3名危重患者的新冠特免血浆治疗,目前连同后续医院治疗的危重病人超过了10人。临床反映,患者接受治疗12至24小时后,实验室检测主要炎症指标明显下降,淋巴细胞比例上升,血氧饱和度、病毒载量等重点指标全面向好,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好转。

吴晓说,湖北省人民医院爱心献血屋2月14日刚开放,上午咨询电话有很多,但暂时没有捐献者。捐献者一次捐献血浆量为200-400ml,每隔14天可以捐献一次。

中科院高能所介绍说,在做好疫情防控前提下,该所东莞分部加速器调束人员按计划于2月3日开始最新一轮束流调试工作,在完成前期大量准备工作基础上,经过科研人员精心调试,于2月底顺利完成此次束流调试目标。其强流加速器调束最困难的工作是对束流损失的控制,目前在100千瓦运行情况下,不可控束流损失好于之前80千瓦运行时的情况,满足打靶运行要求。

抗体发挥作用的途径分为两类:中和性表面抗体与病毒结合阻止病毒进入细胞,御敌于国门外;非中和性表面抗体与病毒结合,介导免疫细胞吞噬、清除病毒,杀敌于国门内。

捐献血浆几乎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

血浆治疗的原理是什么?

2月14日,记者从上海市卫健委获悉,上海已准备针对新冠肺炎开展血浆疗法。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卢洪洲称,血浆疗法在没有明确特效药的情况下尤其有价值,希望通过临床经验获得疗效证据。

新京报记者 张璐 戴轩 王卡拉 张秀兰 张兆慧 刘浩南 俞金旻 靳晴 张惠兰 海阳

血浆捐献联系人吴晓说,为了方便捐献者前往捐献地点,目前还计划另外筹建两个点位,具体地址尚在研究中。

卢洪洲介绍,目前专家组正准备针对一例新冠肺炎患者进行血浆治疗,“已经制订详细的方案,期待血浆疗法对重症患者,尤其是对危重症患者起到一定作用。”

据悉,就在刘倩到金银潭医院捐献血浆的同一天,武汉血液中心人民医院爱心献血屋也完成了第一例治愈者的血浆捐献采集。

新冠特免血浆制品投入临床

不过苏力认为,新冠病毒肆虐一个多月,一段时间内要证明这种疗法是否有效,其结果会很仓促。但是,从医学角度来说,理论上有可能,就不能禁止试验。“这个想法值得探索,不过此时告诉大众这是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法还为时太早。”

武汉血液中心爱心献血屋可接受血浆捐献。受访者供图

这名网友表示,“以前一直梦想买乐透会中,但真的中了却不知道怎么办”。他无奈地说,4个月过去,除了原本户头,其他的钱完全不敢碰,生活依旧,骑摩托车上班下班,加班没加班费,最开心的领薪水日,却突然变得好像有那么一点怪怪的,成就感正在莫名的消失。他十分徬徨地表示,“到底该不该离职呢?但离职后要做啥呢?到底该怎么办呢?”

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也呼吁康复期患者伸出胳膊,捐献宝贵血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