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多举措重启夏日旅游经济

原标题:法国多举措重启夏日旅游经济

进入7月,法国迎来夏日度假季。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国际游客的缺席使得往年热闹的巴黎冷清了很多。在多数游客入境法国仍受限制的背景下,除鼓励市民在本地旅游外,法国旅游界也着力对传统旅游项目进行改革,推出健康安全又放松身心的绿色路线。

从6月起,随着法国国内“解封”和欧盟边境开放,这一情况有所好转。不过数据并不乐观:巴黎旅游局预计,今年夏天旅游业活动仅为往年的30%—50%。法国各旅游景点已陆续开放迎接游客,但目前仍以本国游客为主。游客在参观时需遵守卫生防疫规定,如需网络预约、佩戴口罩、按照规划路线前进等。法国政府加大了对本国游客的宣传力度,法国国家铁路公司也推出不少优惠政策,鼓励居民在本国休假。

“这次终于能静静欣赏自己喜欢的画作了,不用排长队,而且环境也安静了很多。”在参观卢浮宫时,一位巴黎市民说。卢浮宫本月6日重新向公众开放,每半小时只接待500名游客,每日总接待人数在7000-9000名左右,远低于以往每天3万人以上的客流量。卢浮宫表示,闭馆至今已损失约4000万欧元的收入。

全球性环保组织世界自然基金会近日发布报告指出,旅游业占据法国8%的就业岗位,可以从“生态旅游”中寻找恢复之道。

从“人工治沙”到“工程治沙”,祖辈治沙更多依靠“人定胜天”的信念,到了第三代治沙人,他们不再选择“一根筋”式的去和大自然死磕,更多是在尝试与大自然和解。

本可以端着“铁饭碗”过安稳日子的郭翊,是八步沙的“树三代”,他爷爷郭朝明就当年“六老汉”中的一员,父亲郭万刚则是如今沙场场长。上世纪80年代,郭朝明等人在古浪县“八步沙”那片沙尘肆虐的土地上,按下了承包沙漠的指印,誓用“白发换绿洲”。

世界自然基金会估计,发展可持续旅游业将增加该行业在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效益,尤其是自行车旅游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法国拥有17000公里的自行车道,本身也是自行车大国,这些优势将使法国成为自行车旅游的主要目的地。

古浪县位于甘肃和内蒙古交界,北部紧邻腾格里沙漠,是全国荒漠化重点监测县之一。在黄花滩生态移民区,6万多人从南部的祁连山区搬到这里。曾经由于土地沙化问题,种地的收入不高,老百姓积极性不高,很多人还是选择外出务工。

图为落地一年多梭梭树长势喜人。刘璞华 摄

巴黎大区旅游委员会总经理德克鲁表示,法国旅游界可借助这段“冷静期”重新规划方向、作出相应的改变,在旅游和环境保护、旅游和文化遗产间找到平衡

旅游景点目前仍以本国游客为主

让种树既有生态效益,又能看见经济效益,这是第三代治沙人不同于父辈们的思考。两行梭梭树之间的间隔是2-3米,这给了郭翊他们发挥的空间。苁蓉是一种寄生在梭梭树下的名贵中药材,接种成功后,经过两季的生长,就能进入采收期。经过四年的时间,苁蓉能进入稳产期。

据巴黎旅游局的统计数据,2019年全年,巴黎的游客人数超过5000万。疫情使得旅游业遭受重大打击,法国官方数据显示,旅游业至少损失400亿欧元(1欧元约合7.95元人民币)。

小时候,郭翊几乎见不到父亲——因为他永远在种树。高中毕业,郭翊“逃离”了家乡,这也是当地很多青年的选择。他爱闯荡,也很有互联网思维。曾经组织亏损的摩托车队送快递、创办网站。被父亲“拽回来”种树后,他利用专长,“趟”出了一条互联网治沙道路。

从“生态旅游”中寻找恢复之道

2018年,郭翊不再漂泊闯荡。他把寄托在大城市的幻梦,变成了扎根家乡的坚韧。

为此,当地成立了扶贫公司,按照年租金递增的方式,从移民区的农户手中流转土地。据统计,相关项目创造的种植养护岗位,累计帮扶贫困户1100户,带动的贫困人口超5000人。(完)

与此同时,一些城市借机对传统的旅游项目进行改革。如巴黎旅游局就推出了“骑单车游巴黎”“自然与巴黎”“巴黎与文化古迹”等主题项目,在保证安全距离的情况下,为当地及欧洲游客提供更多选择。一些旅游杂志还专门为游客规划了不同距离的、适合不同年龄段游客的“自行车游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