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红头巾》成功首演诗意再现三水女人“下南洋”

筹备3年,易稿10多次,三水女人“下南洋”谋生养家的故事终于“立”上了舞台。8月24日晚,现代粤剧《红头巾》在广东粤剧艺术中心首演。写意的舞台、诗意的氛围中,这群努力拼搏的美丽女性感动了观众。谢幕时,不少观众边鼓掌边落泪。有观众表示,“这是一部‘红头巾’的史诗,感谢《红头巾》让我了解了这样一段历史。”

据悉,该剧将在广东粤剧艺术中心连续上演直至月底,其中,8月25日、28日、29日晚主演为曾小敏、岑海雁、朱红星、唐思果、翟春燕、冼鉴棠;8月30日、31日晚主演为梁晓莹、严金凤、朱晓琪、莫伟英、梁妙婷、冼鉴棠。

《红头巾》写意的舞美,将舞台打造出充满诗意的、抒情的氛围,让观众在看戏听戏的同时,很自然地、感同身受地融入人物所处的环境中。此外,《红头巾》还大胆运用创新手法,除了粤剧传统的唱腔和身段,还结合了西方音乐剧的现代舞和摇滚说唱等不同的艺术元素,特别是“船底舱”“建筑工地”“走难”等一系列的女性群体舞蹈,让人感受到澎湃的情感表达,再结合独有浓郁粤味的粤剧唱腔,让观众在享受粤剧传统艺术表演的同时有了更现代、更多元的感官感受,耳目为之一新。

郝慧英回忆,自己当时拿着信质问父亲,为什么要写这些话?郝梦龄没有解释,一把夺过信当场撕掉了。

△2015年,时年94岁高龄的郝慧英参加湖北之声特别直播《武汉抗战,记忆有声》时讲述父亲的故事

也许是吃够了没文化的苦,郝梦龄特别重视孩子的教育。郝慧英回忆,在她和父亲相处的为数不多的时光里,郝梦龄谈得最多的就是要好好读书、上学。甚至直至他壮烈牺牲,人们在他口袋的遗书里还读到了他的殷切希望:只要国家存在,诸子女教育当然不成问题,别无所念……

1937年5月,郝梦龄的第二次辞职申请再次被驳回,他被调往四川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就在这途中,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发生了。华北告急!郝梦龄调转马头返回部队,立即请求北上抗日。

“剧中主人公‘带好’这个名字,把某种启示、某种担当奇妙地组合在一起,亲切地给予了集体的文化认知。”该剧导演张曼君表示:“她们唯一的念想就是给家人带来好,给子孙带来好,给那个生她养她的土地带来好,给这个国家带来好!这应该是粤剧创演《红头巾》人格之美、精神之美的一个最好的诠释”。

通知要求,地方相关部门要各司其职,落实好现行扶持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减税降费、金融支持、优化营商环境等政策,共同促进小店经济健康繁荣发展。各地要结合实际,形成具有本地产业特点、行之有效的小店经济发展方式,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成熟经验做法。

郝梦龄孙女 郝玫:“到了之后河北一下就沦陷了,他就支援山西,山西保卫中原大会战。后来我爷爷的弟弟就说,你爷爷走的头几天,就穿着个白衣服,骑着个马,沿着我们老家那个河边狂奔。他说他作为军人,他预感自己要牺牲了。”

北上抗日的途中,郝梦龄回到武汉看了一眼妻儿、老母,还有一同生活的老外祖母,她们都追随着郝梦龄征战的步伐一路从河北南迁,此时正暂居武汉。再一次撇下老幼妇孺,再一次拿起战枪奔赴沙场,而这一次的敌人是侵我河山、杀我同胞的鬼子,这一次的出征抱定了必死的决心。郝慧英:“我父亲临走的时候写了一封遗嘱。第二天我母亲就跟我说,你的爸爸昨天晚上坐在桌子上写,写了撕撕了写,这会儿写的在屉子里头。她不认得,她叫我,你看看写了个什么。后来我拿出来一看,我就很伤心,为什么?因为他写了个遗嘱。他说:我半辈子就打内仗,对国家和人民没有一点贡献,这一次是对敌人作战,关系到我们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所以这一次我出去打仗,下定决心,成功不必在我。”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商务部等7部门近日联合印发的《关于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的通知》明确,通过开展小店经济推进行动,培育一批试点城市,推动社区、批发市场、商圈、特色街等小店集聚区转型升级,推进电商平台、物流企业、商贸企业、中央厨房等“以大带小”,赋能小店,加快发展“产品优、服务好、环境美、营销广”的特色小店,并要求地方加强联动,全国一盘棋,至2025年,形成人气旺、“烟火气”浓的小店集聚区1000个,达到“百城千区亿店”目标。

郝梦龄女儿 郝慧英:“十四五岁当兵那个时候能当什么兵呢,只能当勤务兵,就是扫地啊打打水啊,就做这些事情,干别的干不了嘛。但是后来我们家那个亲戚觉得这小孩儿还挺精明,就这么当兵糟蹋了,就把他送到保定。他在那儿小学出来,就考了军官学校,从最底层、排长、连长,慢慢一点儿一点儿升,他不是一出来就是当兵,他后来这点儿文化,是他自己要学。”

记者:1937年,您父亲北上的时候您在哪里啊?

郝梦龄,河北藁城县人,出生于中国最重要的政治变革期。当时,戊戌变法的脚步正一步步临近,挽救民族危亡的呼声越来越高。长大后,郝梦龄在乡邻的帮助下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学习,随后投奔国民军。

这是汉口江边的一条老街道,甚至许多武汉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它的左边是陈怀民路、张自忠路,右边是八路军办事处。熙熙攘攘的人群每天从这里经过,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化作路牌的名字,曾经怎样染红了如今平静的国土。

本次更新的两名角色:利昂和蕾比均为魔导士。其中,利昂能够使用名为“冰之造型”的魔法,而蕾比使用的则是“立体文字”。相信全新角色的推出以及即将推出的其他角色能够给玩家带来全新的、不同的游戏体验。

山岭起伏,青草漫山,忻口村战备窑洞的弹孔还在无声地诉说着战争的罪行。古来征战几人回?而对郝梦龄的家人来说,只能从这些遗址中去寻找他的点滴踪迹。

那时候,最小的儿子尚在襁褓之中,幼女郝慧兰还不会叫一声爸爸。我们不知道在奔赴战场的途中,郝梦龄在想什么,更不知道在惨烈的忻口会战中,执意要到最前线指挥的他是否有过一秒钟的恐惧,恐惧那残酷的子弹穿透肉体。无从知晓,因为当时与他一起激战的官兵全部殉国了。鲜血染红了黄土高坡,而他们的坚守则为保护华北的最后一道屏障――太原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伙伴加入组合”中包含了追加角色、追加剧情以及对应角色的三款追加服装。在购买了“伙伴加入组合”后,当游戏进行至特定的进度时,能够触发特定的“角色剧情”,完成剧情即可解锁对应角色。

《红头巾》描述的是上世纪30年代初三水女人卢带好、阿月和阿丽姐妹结群去南洋谋生养家的往事。她们在新加坡戴起“红头巾”做最辛苦的工地工,以柔弱的肩膀挑起了整个家族的生存。故事以倒叙的形式展开。大幕拉开,上世纪80年代初,三水祖庙前街年迈的三水阿婆带好、阿月婆、阿丽婆闲话家常,随着记忆中那首叹歌“一朝捱过云开埋”氤氲开来,三人回忆起当年结伴去南洋的往事……

郝梦龄是抗日战场上牺牲的第一位最高级别的将领。毛泽东、蒋介石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汉口《大公报》报道说:民国以来,军长之因督战,而在沙场殉职者,实以郝将军为第一人。

郝慧英 :“他到前线等于是十月一号接火,十五号正式打仗,十六号天亮就死了,一共就那么几天。我听说他走到最前线,刘家麒跟着他一块儿,他们在最前头冲,一直冲到了敌人的阵营,是被机关枪扫射死的。机关枪射程没有多远,所以他们都是肚子这个地方一个大洞。

郝慧英:我跟父亲在一块儿日子不多,比较长的就是到贵州去的那几天。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妖精的尾巴专区

郝慧英:那时候我在贵州。我从贵州跟着一块儿回来,我在贵州只住了十二天就回来了。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观众眼泛泪光鼓掌叫好

《妖精的尾巴》全新预告:

“红头巾”之美,在一众粤剧名家的精彩演绎下跃然台上。谢幕时很多观众眼泛泪光鼓掌叫好。一位从佛山三水专程赶来的观众说:“红头巾就是我们三水特有历史现象,红头巾的故事太感人了!这个戏让我真正体会到女性是多么的伟大!我一定更加珍惜现在美好的生活,也教育我的小孩一定要尊敬那些为了祖国和家人努力拼搏的女性。”

将军的忠骨被安葬在武汉伏虎山烈士公墓,青山巍巍,他的名字连同他的故事一起被载入了武汉历史。2015年8月4日,一名叫郑新忠的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单车骑行到了武汉伏虎山,他从河北保定老家出发,从卢沟桥一路南下,追寻抗战的足迹,在他的老乡英雄墓前默哀、沉思。郑新忠:“就是一种铭记,因为历史是需要铭记的,这是一种任重道远的一种铭记。老百姓把革命精神、民族精神、通过抗日战争体现的这种精神凝聚在心里面,国家才能真正强大。”

该剧主创阵容强大。国家一级导演、中国戏剧梅花奖表演艺术家张曼君担任导演,国家一级演员、文华表演奖、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曾小敏担纲主演。

年少的郝慧英还不懂得这场事变对于中国开启了怎样的一个噩梦,她还沉浸在与父亲难得团聚的欢乐中。在此之前,郝梦龄曾奉命在贵阳修过一段时间公路,郝慧英随行前往,一共呆了十二天。2015年,时年94岁高龄的郝慧英在回忆往事时,还会反复提到贵州的12天。也许,这最后的欢聚对她来说就像一场永远不愿醒来的梦。

郝玫:“那些村民都跑出来说,你爷爷在我们家住过,你爷爷真的是个好人呐,拦都拦不住,冲上去的,打得太吓人了。现在一下雨,底下全是尸骨,你想想两万人,从这里把人排都排到那里去了。”

郝慧英:“我爸对孩子挺仁慈的,但是也很严肃,对我们学习要求就很严。他说,你们现在是靠着我吃饭,你们应该要靠自己,将来靠自己就要自己学习,你不学习将来你就没办法。”

一生戎马,四海为家,郝梦龄与家人聚少离多,第一次见到长女郝慧英时,慧英已经三岁了。而当时的中国,军阀混战、民不聊生,漫长的军旅生涯中,随着军衔越来越高,郝梦龄心中却越来越痛苦。

“故事让人心酸,但又充满了诗意。舞台很漂亮,简约的水线、锅耳墙背景体现了岭南特色。”广州观众章女士说,“印象很深的是在去南洋的船底舱里,女孩们看到大海上空的一颗孤星,一只离群的小鸟,对于离家万里海上漂了7天7夜的女孩来说,这些意象都充满了象征意义。”

此时的华北形势岌岌可危。郝梦龄还没抵达河北,故乡就沦陷了。日军步步西进,9月,在山西的八路军成功发动了平型关大捷,取得了抗战首胜。

饰演女一号“带好”的曾小敏是佛山三水人。首演结束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表示:“我的太祖母也是红头巾,这个戏对于我来说更有着特别的感情,红头巾自尊、自爱、自立、自强的精神是中国人民的优良品格,是中国精神在世界的一种展示和认可。”

郝慧英:“他不喜欢内战,所以他几次辞职不干了,想回家务农。他说,这打仗有什么意思,中国人自己杀自己的人。”

郝慧英:“因为只有我大一点,弟弟妹妹都小,我就问他,他把信拿来就撕掉了。所以没有原件,他撕破了,撕破了以后我们把它摆到一块儿,在桌上把它拼起来。看了信以后我们全家都很伤心。后来他走了。他叮嘱我们好好学习,将来要自己靠自己,另外一个就是说要孝敬我的祖母,我爷爷已经不在,孝敬我的奶奶。”

忻口、太原会战虽然以失败而告终,但它创下了华北战场歼敌的最新记录,也打乱了日本侵略者妄图速战速决迅速灭亡中国的阴谋。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素芹

(原标题为《沙场殉国第一将|回声嘹亮》)

《红头巾》由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指导,广东粤剧院、中共佛山市委宣传部、中共佛山市三水区委宣传部、佛山市三水区文广旅体局联合出品,广东粤剧院演出,入选《广东省文艺创作生产重点选题规划(2018-2021年)》和佛山市委宣传部2019文艺精品扶持项目。

剧中,一个“捱”字被反复吟咏,唱出了无数的坚韧和隐忍,希望和憧憬。离乡、思乡、望乡、还乡……惠姐、月姐、带好,各有各的故事。她们是历史上“红头巾”群体的缩影,也是中华民族朴实勤劳特质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