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亿像素斩获DxO拍照第一三星传感器快速追赶索尼

      拍照已经成为智能手机差异化的关键, CMOS 传感器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了,以前在这个市场上索尼可以说一家独大,份额超过 50% ,现在三星也追上来了,双方的份额大幅缩小。

      市场研究公司 Strategy Analytics ( SA )之前公布了 2020 年上半年的手机 CMOS 传感器市场报告,索尼以 44 %的收入份额在智能手机图像传感器市场上排名第一,其次是三星( 32% )和豪威( 9% )。

从盛夏到深秋,10月10日《乐队的夏天2》迎来了总决赛。经过激烈的角逐,重塑雕像的权利、五条人、达达乐队、大波浪、Joyside获得了本季乐夏的hot 5。

      与 SA 的报告侧重手机传感器不同, Omdia 的报告比的是整个 CMOS 市场,由此可见三星在这个领域的追赶速度。

这一点在B站大火的《德国乐迷看乐夏》中,也给出了正面评价,“不仅仅是超棒的乐队和表演,而是一种真诚的思维拓展和品味拓展。”

大张伟的没说的是,舞台理想是依附在生活理想之上的,对于当下国内大多数乐队而言,生活和舞台大部分时间是难以兼顾的。

根据数据统计截止节目收官,与前20强乐队确认合作意向的商业品牌已超过80+,不止横跨一线美妆、生活方式、潮流服饰、快消日化、高端汽车等领域,多元高级的乐队调性更深得YSL、FENDI、LANVIN、PRADA、ARMANI、资生堂等国际知名品牌青睐。乐队商业价值倍增,商业合作规模同比去年上涨72%。

从第二季中我们也能直观的看到这种变化,如果说第一季乐队风格还更多集中在很直给的摇滚乐的范畴之内的话,第二季中无论是HAYA的世界音乐以及超级斩的“电子核”,亦或是大波浪的电子舞曲、重塑的后朋,都让我们看到并且了解到乐队文化风格的多样性。

编导:王志斌 曹彦语 梁子才淇(实习)

从传播层面来看,这一季乐夏无疑是成功的。

其中有不少人认为相比于第一季,乐夏2把过多的篇幅留在乐队真人秀,在音乐性上有一些减弱。比如在上一季中被大家津津乐道的音乐科普时间,这一季明显少了很多。

我们有责任,为本地区人民创造和实现亚太梦想。这个梦想,就是坚持亚太大家庭精神和命运共同体意识,顺应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共同致力于亚太繁荣进步。

“我们心理其实是又一个边界的,就是(我们)在作出一个判断时会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节目组可以做一些原本规则外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一定不能伤害到别人。”

事实上这种碰撞也确实产生了意外的效果,无论是大波浪的《爱情买卖》亦或是福禄寿的《少年》也成为了本季节目中被广为流传的金曲。

“疫情对大家来说是压力,是挑战,但有时候压力挑战可能变成好事儿和机会。”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会上表示,在国际环境变化下,国产替代成为趋势,对于国内科技创业企业而言是机遇。

在李楠楠看来,乐夏在塑造乐队人物时是有原则和底线的,那就是不伤害乐队。

根据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显示,近半数非学生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的则只有9.3%。为了维持生计,多数音乐人无法全身心投入音乐事业。调查显示,国内全职音乐人占比仅为一成。

历经三个多月的录制,舞台上的乐手们看起来似乎没有变化,Joyside依然不羁、大波浪的李剑嘴角还挂着坏笑、达达的彭坦仍然少年般模样、五条人用塑料袋收纳奖杯演绎着市井、华东仍如最初登台时用最标准的姿势向观众鞠躬致谢……

刘永好强调,中国资本市场逐步活跃,人民币投资的机会来了。“现在有人预测,未来三年人民币PE和美元PE的差距将缩小,或许趋于一致,就是因为证券市场变化。”

乐手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地下与贫穷。此前在第一季《乐队的夏天》爆火后,也有媒体统计里31支乐队117名乐手中,超过一半都是斜杠青年,84.3%的人是兼职做音乐,Click#15此前也在节目中透露他们演出一个月收入只有1000多块,而刺猬在参加乐夏前更一度濒临解散。

对此,返场嘉宾彭磊说的更加直白,“每个乐队都希望能依靠音乐来养活(自己),但之前很多乐队确实做不到。”

许多人还在为五条人初次登场时临场换歌的洒脱津津乐道,但这一看似“行为艺术”表现的背后也体现着节目的包容。事实上,在传统综艺节目中观众是很难看到这种不在“脚本”约束之内的内容。

这也随之被更多人赋予了期待,以至于有乐迷在开播前便称呼其为“这个时代最接近于理想主义的娱乐节目。”

      虽然像素数不是越高越好,但是三星的 1 亿像素传感器用在小米的小米 10 系列上,今年初成功拿到了 DxO 拍照第一,这一波机会使得 1 亿像素已经被部分手机种草了,卖点还是有的。

对此,作为制作方,李楠楠表示之所以这么搭配是因为相比于上一季节目,本季参赛乐队风格更偏向小众和垂直,所以希望用一些大家都熟悉的内容,去跟这些艺术性先锋性的乐队碰撞,在产生好的内容的同时也能更直接的吸引观众去认识乐队,去了解他们。

虽然节目制作方米未在开播前就一再强调他们的“初心只是想做一档有趣的节目,伟大的音乐理想从来不是米未的事”,但不得不说,在被埋藏在地下近二十年后,摇滚乐和乐队文化正在随着这一档综艺逐步走向地面,被更多人熟知。

学生们返回熟悉的校园。殷立勤 摄

来自中国台北的傻子与白痴乐队的主唱蔡维泽此前曾参加了《明日之子》,并且拿到了冠军。但他也不止一次表示他的初衷是和自己的乐队一起成名出道,但国内却鲜有相关道路,只能以个人身份参加选秀来带动乐队名气。

提及这个问题的原由来自于网上一些声音的质疑,在乐夏2的第三期中,节目组用一些片段展现Rustic的生存环境的艰难,本意是想通过狭小的房间,简陋的排练室,以条件的艰苦反衬出乐队对音乐的追求和对生活的乐观;但也被一部分乐迷理解为了以居高临下的视角对乐队的嘲讽。

也只有被更多人熟知和接受,才能为这种文化属性注入更多动力,从而更长远的保持下去。

他强调,企业家如何把握住资本市场变化,从而充分地利用资本市场求得发展,这是疫情后企业发展的明显变化。

后海大鲨鱼乐队则认为,《乐队的夏天》为独立乐队提供了更好的机会和更好的平台,如果有更多人喜欢独立音乐,音乐人有更多机会获得好报酬,无疑会让音乐创作更趋于自由。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这种较为新颖的方式,并未把节目或者音乐内容变得流于俗套,反而在乐队的精心制作下,更像是给了同一道题的不同解法,让原本圈外的用户也能看到这种多元化的音乐。

但目前的困境却是,在乐夏之前,鲜有好的渠道和窗口为乐队吸引来更多的关注和流量。

      当然,三星快速追赶索尼,靠的主要还是智能手机市场,以往索尼不仅份额最多,而且技术也是最先进的,但是这一年来三星在高像素上另辟蹊径,抓到了机会。

      大家应该记得,以前 4800 万像素拍照时,三星的传感器就不如索尼的 IMX586 ,后者能够硬件直出 4800 万像素,三星不行。

在前不久的阿那亚音乐节上,李楠楠遇到了在节目中第一轮即被淘汰的乐队Rustic。她有些小心的向鼓手李凡抛了一个问题,“你们会觉得节目中的内容会对你们有不尊重吗?”

“不过从音乐性来看的话,无论是舞台呈现效果,包括乐队的艺术性和先锋性,都是要比第一季丰富许多的。”

不过综艺的本质终归还是要建立更大的影响力,在一系列权衡之下,原本的圈层用户难免会有落差。但突破圈层的限制其实也正是这档节目的价值和意义,要拓宽独立音乐的受众面,把原本圈层内小众音乐推向大众层面,就必然需要用大众更能接受的方式。

当大乐迷马东问及大张伟他的理想是什么时,大张伟回到,“舞台理想就是在你在写、你在演、你在唱的时候,全世界的风雨都会绕开你,然后这个世界开满了花;而真正的生活理想就是在家里什么都不想。”

但其实如果仔细探寻的话也不难发现,很多垂直乐迷在意的音乐科普和talking环节其实被放在正片之外的花絮中。

9月6日,在松江大学城的文汇路上,学生们带着自己的生活用品在家长的陪伴下重返校园,这也是在1月份放寒假之后学生们首次返校开学。据了解,学生返校后,大学城的7所高校将继续加强疫情防控,师生员工入校将严格执行体温检测、健康码查验,学生出入校园需履行审批手续,参加实习实践的学生,需尽量做到实习单位和学校两点一线,避免离开上海。

家长帮助孩子搬运行李。殷立勤 摄

同学相互帮助搬运行李。殷立勤 摄

乐队文化是要面向大众的

但在话题不断发酵出圈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也带来了许多争议的声音。

音乐性之外,这一季中关于一些赛制安排也存在有一定争议。比如会有声音认为在改编赛的歌包选择上过于流行,在合作赛的嘉宾搭配上也过于跨界,而这些偏离了乐队/摇滚文化的边界。

并且在乐队赖以生存的线下演出方面,节目的热播也给音乐节和线下livehouse带来了更多的人流关注。一个案例便是,从去年乐夏播出后,音乐节的数量正在肉眼可见的增加。在今年国庆黄金周,大大小小的音乐节就有接近20场。

虽然也有一些乐迷会认为乐队文化会变得过于商业化,但商业和行业之间,往往是相互成就的,单纯的热情救不了乐队。从这个层面来看,《乐队的夏天》无疑是在这个夏天之后留给乐队乃至于独立音乐最大的财富。

显然,作为当下音乐综艺中的一个“异类”,乐夏2要承载的东西太多了。

而在超级斩和野孩子的对决赛中,节目又一再坚持准则,原因则在于如果野孩子按照投票结果留下来会对超级斩不公平。

文化和商业是相互成就的

      不过在之后的 6400 万像素上, 三星传感器就不输索尼 IMX686 了,而在 1 亿像素上,三星成功超越。

颁奖台上汪峰话音未落,华东闭上双眼,缓缓伸开双臂,迎接他们的是台下乐迷传递而来的奖杯。

根据数据统计,截止半决赛播出,全网关于《乐队的夏天》的热搜热榜高达500+,席卷了微博、抖音、知乎、虎扑、豆瓣等多个主流社交网络平台,其中微博热搜100多个,#被五条人笑死#、#郑钧为水木年华抱不平#、#刘忻为了乐夏拒绝乘风破浪#、#又得去捞五条人了#、#大张伟 花儿解散让我更坚强#等多个话题登陆微博热搜榜TOP3。微博主话题词#乐队的夏天#阅读72.2亿次,讨论699.4万次。

当今世界充满挑战,前面的道路不会平坦,但我们不会放弃理想追求,将以更大的作为,同各方携手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

在《乐夏2》结束后,知名乐评人耳帝也感言,虽然从综艺的角度来说,乐夏目前还有诸多问题,也有不少人觉得没有上一季“好看”,但是从音乐性上来说,这一季整体的音乐性与音乐类型的多元化则是绝对高过第一季,“我想是因为这季音乐风格的不通俗与非大众化,但《乐队的夏天2》是国内迄今为止出现的音乐风格最多元且音乐性最强的综艺节目。”

曝光渠道的匮乏直接影响了乐队的收入,也造成一定量上的人才流失,许多好音乐也因此没有被发现。事实上,许多乐队并非主动选择去underground,他们也渴望有一个被大众发现的舞台。

不伤害乐队是节目的前提

      看上去是不是差距还很大,但别忘了,一年前的 Q3 季度中, 索尼的份额是 56.2% ,三星的份额只有 16.7% , 不到前者的 1/3 ,现在追到了一半左右。

刘永好说,从核准制到注册制,标志着中国资本市场的成熟,未来会有更多的公司争取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由于核准制对财务指标的高限制,此前国内很多科技企业纷纷选择到港股和美股上市,现在注册制实施后,对于科技型企业、投资人和基金而言都是极大利好。

家长帮助孩子搬运行李。殷立勤 摄

      在推出 2 款 1 亿像素传感器之后, 三星未来还在研发 1.5 亿像素、 2.5 亿像素甚至 6 亿像素的传感器 ,这个路线走下去,三星的 CMOS 传感器份额还会继续扩大。

对此,《乐夏2》的制片人李楠楠表示节目组对一些内容篇幅的调整,主要是参考了播出平台后台的大数据事实所作出的取舍,“我们从第一季节目收视曲线中发现,到比较偏音乐专业的深度讨论部分,大部分普通用户容易拖拽或者跳出。所以为了多数人的观感,这也是一个理性的选择。”

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局势,习近平主席倡导共同繁荣与发展。这展现了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胸怀和担当。

学生需要出示校园卡、身份证和健康码才能进入校园。殷立勤 摄

李凡的回答让她如释重负,“谢谢你们把我们呈现成这样,剪的太棒了,目前我们收到的评价都是特别正向的。”

“谢谢乐夏,照亮了这两个夏天。”在总决赛的片尾,一位乐迷在弹幕上留下了这样的评论。

乐夏2半决赛,主题是理想世界。

但一切似乎又好像变了,在乐队的带领下,以往偏向小众风格的音乐开始被更多人发现和认可,越来越多的广告代言和音乐节也让市场看到了乐队背后的价值。

“我们参加《乐队的夏天》,最大的动力是希望能被更多人认识,当然也不会排斥随之带来的更多收入机会。”傻子与白痴说。

监制:米立公 幸培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