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挡不住梦想视障青年组建“折耳根”乐队勇敢逐梦

黑暗挡不住梦想!视障青年组建“折耳根”乐队勇敢逐梦

这支来自贵州贵阳的名叫“折耳根”的乐队,共有五名成员,其中有四位都是视力障碍者。

《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21日 04版)

为改变村庄面貌,猎神人用新路径取代旧模式,创新绿色产业,变竹林为园林、变农房为客房、变矿山为“金山”,探索出了一条摆脱贫困走向美丽乡村的新路。

折耳根乐队主唱 杨志:我听到前奏响起的时候,我脑海中就幻想自己背着一把吉他,在城市里面穿梭的场景。其实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见过吉他是长什么样的 ,就想着我一定要学吉他。

“大家好,我们是折耳根乐队。”

折耳根乐队鼓手 陈昌海:把按摩床往两边移,中间大概就有一米多不到两米这么一个过道,几个人就往那一站,基本上我们几个就把那间房填满了。一般都要搞到(凌晨)两三点钟,就怕我们声音太大了,吵到别人怎么办,我们把门窗这些全封起来,那个时候也没有吸音棉,我们是拿榻榻米剪成一截一截地往那些缝里面去填,把那些缝全部堵了。

在坚持梦想的道路上,他们又遇到了同样有视力障碍但热爱音乐的吹奏手杨林、键盘手陈克兴和一位视力健康的外卖小哥彭万海。就这样,一支以盲人为主的特殊乐队组建起来,取名“折耳根”。

就这样,他们一直坚持在按摩室里排练了近两年的时间。今年年初,吹奏手杨林所在的按摩店老板得知他们的情况后,专门腾出了一个不到十平方米的房间供他们使用。大家自己动手装上了隔音棉,还买来了补光灯,终于弄成了一间像样的排练室。

折耳根乐队键盘手 陈克兴:(折耳根)的根是能吃的。贵州人吃的都是在土里面的,它也是没见着光,和我们盲人是一样的。就是生活在黑暗里,我们一定要把根一步一步扎深,慢慢唱出贵阳、唱出贵州,然后唱到全国。

特色商业街的形成,百里竹海的品牌更响亮了,旅游形象更丰满了。“我们希望能把竹林变公园,把村庄变成集市,让更多人感受到猎神村的魅力。”唐开茂说。

猎神村位于重庆市梁平区竹山镇明月山百里竹海风景区腹地,最高海拔1080米,是长江支流龙溪河与新盛河的分水岭。在老村长李治权的记忆中,曾经的村庄,家家户户造纸,村民乱砍滥伐,兴建矿厂,村里处处是“天坑”,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博兹克尔在发言中也指出,阻止疫情传播和推进可持续发展目标必须成为各国共同的优先任务。他强调,联合国成立以来,从来没有任何时刻比今天更需要合作和对话,而联合国正是为此而生。

折耳根乐队主唱 杨志:我觉得音乐在我生活中其实已经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更多的时候我觉得还是快乐。回到根源,还是快乐。

猎神村村组干部发动党员、村民代表、致富能人等从矿山退股退工。2017年7月,猎神村永久性全部关闭村内的5座石膏矿,划定6.4平方公里生态保护区,开展低效竹林改造,进行生态搬迁建设“猎神居”。

折耳根乐队鼓手 陈昌海:像彭万海就看得见,在这方面他就要多付出一点,对我们帮助是很大的。他会给我们念歌词,有些谱我们听不懂的时候,可以请他去网上搜来,念给我们听、给我们说。

另一方面,以立宪民主党为首的在野党,则计划在“日本学术会议风波”和当局的新冠疫情对策等问题上,对执政党进行追究。

之后,折耳根乐队的五名队员也慢慢固定下来,其中最新加入团队的是键盘手陈克兴,他曾经辗转贵阳、北京和深圳学习过音乐。疫情特殊时期一直住在贵阳的他,结识了这几位追逐音乐梦想的伙伴,大家一拍即合。

当前,猎神村积极融入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历史机遇,打响“东有莫干山,西有明月山”品牌。同时,主动引进外地投资商,将大型游乐园项目落户屏锦镇竹海村,打造游乐在竹海、吃住在猎神的抱团发展模式。

折耳根乐队键盘手 陈克兴:开始了。前面就你们两把吉他,我铺弦乐。

折耳根乐队成立之初只有四个人,三位盲人按摩师,和一个外卖小哥。由于工作地点和时间都不固定,所以他们只能选择在晚上十一点之后排练。那时候没有排练场地,视力健康的外卖小哥彭万海就去接上其他乐队成员,到他们平时工作的按摩店,腾出一个小空间来排练。

文章讲述了1950年到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最艰苦阶段的见闻,魏巍在前沿阵地采访了3个月。他亲眼看见了战士们杀敌的无畏,亲身感受了敌人重炮的轰鸣。他踏过被炮弹深翻过的阵地,他手握过鲜血浸透的泥土。前线这3个月,他终生难忘。

折耳根乐队吹奏 杨林:我们只要有梦想,就一定有希望,大家也要像我们一样坚持、坚持、再坚持。

除了对竹家乐旅游的大力发展,猎神村依托百里竹海明月湖等生态资源打造“五湖四海”景区,完善景区旅游配套设施,并鼓励村民盘活现有闲置农房,打造精品民宿群。“今年国庆期间上万人来到猎神村旅游度假,村子热闹了起来。”唐开茂说,猎神村已成为城里人避暑纳凉、森林康养的网红之地,美丽猎神有了新的名片。

折耳根乐队吉他手 彭万海:接触之后发现他们很多东西不像我们想的那样,你感觉他们这种是做不了的,但是他们能做。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这么努力地学音乐,我就很受启发,我觉得他们真的很厉害。

魏巍说,《谁是最可爱的人》这个题目不是硬想出来的,而是在朝鲜战场上从激动的心里跳出来的。

10月1日,日本学界顶级机构日本学术会议向内阁提交了105名换届会员推荐名单,但最终菅义伟任命99人,有6名学者被排除。按此前惯例,日本学术会议推荐的名单一律获内阁批准,这是首次出现首相拒绝任命推荐人选,随即引发轩然大波。

猎神村旧貌换新颜,吸引了在外务工的村民回村创业。“现在全村开办了几十家竹家乐,吃旅游产业和旅游饭的老百姓越来越多了。”竹山镇党委委员兼猎神村第一书记唐开茂说。

折耳根乐队主唱 杨志:大家好,我们是折耳根乐队!现在我们开始给大家直播了。欢迎大家来我们直播间,我是主唱杨志,在这里希望每一个朋友遇到困境不要怕困难,因为光明总会来临。

“纸不造了、矿山也关了,竹林间伐指标有限,靠啥谋生?”村支两委深刻地认识到,唯有转型发展才有出路,只有充分发挥竹资源优势,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才能创新产业,过上好日子。

不过他们一直坚持着最初成立乐队时的信念,要像“折耳根”一样,在黑暗的土壤里向下把根扎得更深,即使没有舞台、没有观众,也要追逐音乐之梦。

折耳根乐队鼓手 陈昌海:我们白天也在拼命工作,在赚钱;晚上也加班,在搞音乐,坚持梦想。

“当地政府对旅游产业推动力度很大,使像我这样的设计师能有更好的创作发挥。而且这里民风淳朴,环境也好。”吴明龙说道,他在这里投资成立了一家民宿酒店管理公司,聘请当地的手工木匠,帮助当地人进行民宿设计和改造。

从朝鲜回来是1951年的2月了,前方将士的英雄气概强烈地震撼着他,他急切地想让祖国人民了解自己的儿女,是怎样的英勇和顽强。我们的志愿军凭着一颗赤诚的爱国心,凭着勇敢和无畏,战胜了武器装备、军事实力、综合国力远远高于我们的侵略者。

这首是折耳根乐队今年年初创作的原创歌曲。弹珠珠、捉麻雀、躲猫猫,这些属于童年的记忆,在音符的碰撞下,用方言唱出快乐回忆。乐队的发起人——鼓手陈昌海和主唱杨志,都是视力障碍者。

带着音乐梦想,振作起来的杨志进入盲校,开始新生活,并且学起了吉他。

“去弹珠珠,星期天去捉麻雀……”

陈昌海可以近距离看到颜色,而杨志则是全盲。八岁多时,一次意外导致视神经萎缩,让杨志的世界里只剩下黑色,身边一起玩耍谈心的朋友也越来越少,听音乐成了失明少年的主要娱乐方式。许巍的一首《时光》,让杨志重新点亮了生活之光。

山清水秀的猎神村不仅留下了村里人,更留住了外来人。来自黑龙江的吴明龙2018年第一次走进猎神村,就喜欢上了这里。

激发合力,打响竹海品牌

2018年初,折耳根乐队刚刚组建后曾经遇到不少困难。乐队成员不稳定,有人加入也有人离开;排练时间和地点没法固定下来等等。

“猎神村精心打造‘三巷六坊九大碗’特色商业品牌,形成以竹林经济为主体的商业街,开办以6个区县特色农产品主打的商业坊,创制‘九大碗’特色菜。”唐开茂说,猎神村在明月山绿色示范带,力求率先建成最亮眼的川渝乡村风情商业街。

“我是乐队的鼓手陈昌海,我是乐队的吹奏杨林,我是乐队的键盘手陈克兴,大家好,我是乐队的主唱杨志。大家好,我是乐队的吉他手彭万海。”

谋求转型,发展生态产业

报道称,此次临时国会对于刚成立不久的菅义伟政权来说,将是一次重要的论战机会。预计执政党方面将会对《日英经济合作协定》的承认案及新冠疫苗接种相关法案等10项法案进行调整。

绿水青山,换来美丽经济

盲校毕业后,杨志到贵州一家职业学院学习推拿按摩,在那里他认识了同样热爱音乐的陈昌海。从学习到工作,他们始终对音乐有着执着的热爱。工作之余,他们会相约走上街头,用音乐传达内心的声音。

这个不到十平方米的狭小空间,就成了他们排练音乐的小天地。从翻唱作品到原创歌曲,他们在原本黑暗的世界里用音乐燃起了心中的光芒,让生活与梦想同行。

资料丨邓青燕 徐堃 刘芃芃 张春晖

视障青年怀揣音乐梦想 志同道合组建乐队

每次排练新歌,乐队各有分工,视力有障碍的成员要依靠盲人专用语音读屏软件,一边听歌曲一边把乐器加进其中,有时候一首歌要练习几十遍。对他们来说,记歌词和曲谱有些困难,这时候,视力健康的彭万海就起到了关键作用。

作为视力障碍者,他们白天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忙碌,有的做按摩,有的送外卖;而到了晚上,他们总会相聚在贵阳市南明区观水路的一家盲人按摩店里,拿起他们好不容易找来的乐器,排练他们最喜欢的音乐。

光明日报记者 李宏 张国圣

为了更好地进行生态改造,创新产业,2018年竹山镇开始招商引资,在外务工的陈宗指决定回猎神村创业。陈宗指和陈中明两兄弟依靠丰富的竹资源装修自家的房子,开办竹家乐。“我们是村里最早开始办竹家乐的,带动了整个村。”陈宗指告诉记者。

“亲爱的朋友们,当你坐上早晨第一列电车驰向工厂的时候,当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时候,当你喝完一杯豆浆、提着书包走向学校的时候,当你坐到办公桌前开始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当你往孩子口里塞苹果的时候,当你和爱人一起散步的时候……朋友,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你也许很惊讶地说:“这是很平常的呀!”可是,从朝鲜归来的人,会知道你正生活在幸福中。请你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吧,因为只有你意识到这一点,你才能更深刻了解我们的战士在朝鲜奋不顾身的原因。”——《谁是最可爱的人》节选

折耳根乐队主唱 杨志:比如说,这样子我们称之为一个和弦。手指没有打开的时候转换和弦特别慢,请人去买吉他的书籍过来,然后请看得见的(人)帮忙读。大概学完一首歌下来,就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

努力和坚持,让折耳根乐队在当地开始收获了一些稳定的歌迷。一次国际残疾人日,他们还在小剧院开了一场小型音乐会。不仅如此,从今年5月开始,折耳根乐队每周三和周六都会通过网络直播,传递他们的音乐能量。

克服困难坚持排练 收获歌迷和网友认可

初冬的猎神村,巍巍青山四面环绕,百里竹海云蒸霞蔚。记者清晨走进这个村庄,看到一栋栋别致的小竹楼点缀其间,祥和雅致得宛如一幅水墨画卷。

村民世世代代靠山吃山,利用竹子土法造纸,但因污染过大,20世纪90年代初,猎神村的竹纸作坊被关闭。“竹纸作坊关闭后,村里又开始兴建矿厂,石膏矿一夜之间成为村民趋之若鹜的‘金矿’。”李治权说,不过十来年时间,猎神村就已面目全非,矿山也不得不关闭。